迪奥西亚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溴酸钾 > 正文内容

儿媳妇进门后,恩爱公婆反目。_情感美文

来源:迪奥西亚网   时间: 2020-10-16

  原创插画|喵喵夏

  连载前情回顾

  (上下滑动点击标题阅读)

  第一章:凤凰女:我是这样抢走白富美准男友的!

  第二章:绿茶献身挤进富婆家后,傻眼了。

  第三章:“婆婆46岁还有脸怀二胎,看我的手段!”

  第四章:班级群里,闺蜜和我未婚夫发喜帖。

  第五章:新婚燕尔,老公离奇车祸。

  第六章:绿茶挺孕肚示威,崔太太要开战了。

  第七章:婆婆喜迎怀孕绿茶进门,和我同住生孩子。

  第八章:怀孕绿茶在我家充女主,婆婆小心伺候。

  01

  第二天一早,按照事先的约定,我在秦姨的陪同下,正式到崔氏集团报到。

  崔叔没和我们一起,事实上,从早上起床,我就没看到他。

  出门时问秦姨,她淡淡地说:“不管他,他应该先去公司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工作状态的秦姨,她换上合体的职业套装,化了淡妆。

  脊背挺拔,利索精干的她,举手投足间,像个英武的女战士。

  此刻的秦姨,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刚刚失去独生子的母亲,整个人都散发着优雅、美丽和强大的气场。

  上午八点五十分,我们俩准时出现在公司,从前台的姑娘开始,所有遇到她的人,都对秦姨肃然起敬而行礼如仪,一声声“秦总好!”“秦总您总算来了!”“秦总好久不见”……亲热中透着尊敬和期待。

  秦姨对每个问好的人微笑并点头示意,平易近人又不失威严。

  看得出来,这里是秦姨的王国,是她的叱咤风云的地盘。

  而她,是当之无愧的核心和灵魂。

  因此,跟在秦姨身后的我,必然会引起数不清的猜测和议论。

  02

  二十分钟后,按照秦姨事先的安排,由她亲自主持,召开崔新宇去世后,崔氏集团的第一次中高层会议。

  走进宽敞明亮的会议室,十几名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都坐得端端正正,翘首以待。

  我和秦姨的出现,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秦姨环视她的部下,微微一笑,柔和又郑重地说:“先介绍一下,这位是于小蔓,在座的各位应该都见过,她是我的儿媳妇,从今天开始,正式到崔氏集团工作,暂任我的助理……”

  在秦姨介绍我时,崔叔急匆匆郑大一附院癫痫科好不好地走进来,他一言不发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脸上阴晴不定。

  我没想到秦姨会这么直白地开场,“儿媳妇”三个字,勾起了我满心的凄凉和酸楚。

  但同时我又知道,秦姨这样介绍,是有意在其他人面前确认我的身份。

  家族企业中,她的认可以及我的身份,对我未来在崔氏集团的立足至关重要。

  在座的人交换着意味深长的目光,他们都参加过我和新宇的婚礼,也必然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崔新宇已经离世,秦姨还这么看重过门只有二十天的儿媳,估计他们都大为不解。

  03

  那天的会议,从一开始就争论激烈。

  秦姨首先调整了工作安排,原来由崔新宇负责的几项业务,都一一收回来,由她亲自接管。

  然后,问到市郊一块地皮的竞标进度,一个叫黄强的副总汇报说,这两年楼市低迷,而这个地方又地处偏僻,经过调研,崔氏准备放弃。

  秦姨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她皱着眉头:“为什么放弃?这是我们之前定好的方案,新宇……前期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志在必得……这将是我们后半年以及明年的重点项目……为什么要放弃?”

  说到新宇,秦姨有片刻的失神,但是很快,她就调整过来,目光凌厉。

  面对秦姨不悦的脸色和咄咄逼人的质问,黄强丝毫不惧,他迎着秦姨的目光:“秦总,这段时间您不在,这个决议,是崔总……和我们几个,经过严密论证,做出的……”

  秦姨毫不犹豫地打断他的话:“这么大的事,谁让你们擅自决定?为什么不跟我汇报?”

  她表面上是质问黄强,实际上却是冲着崔叔。

  黄强不说话,远远地瞥了崔叔一眼,而崔叔,此刻脸上有些挂不住,一脸不服气地盯着秦姨。

  秦姨毫不在意,有条不紊地安排道:“马上启动紧急方案,还没到最后截止时间,该找人找人,该准备材料准备材料,按照我们的原计划进行……”

  04

  会议结束后,秦姨带着我回到办公室,叫来了她原来的助理,一个叫宋晓慧的女孩。

  宋晓慧二十六岁,小圆脸大眼睛,长得一副萝莉样,但说话做事,却有板有眼,很是周到妥帖。

  她很利索地帮我把办公桌布置好,秦姨给我们俩分配了工作。

  那一整天,我都在熟悉崔氏集团的组织架构、人事制度以及目前的经营状况。

  我很快发现,崔叔在崔氏的地位很微妙,新宇生前是接管他之前负责的业务,而现在,秦姨悉数收回,也就是说,他已经被架空癜痫病属于几级残疾,徒留一个崔总的名号。

  至亲至疏夫妻,我已经隐隐约约感到,秦姨和崔叔之间,并不像我之前认为的,筚路蓝缕,开疆拓土;同心同德,共赢未来。

  临近中午时,我在茶水间遇到崔叔,他板着脸,对我的问好置若罔闻。

  倒是那个叫黄强的副总,在早上的会议上,我明显感觉到他是崔叔的人。但他看到我,却是满脸笑容,一口一个“于助”,又是帮我拿咖啡,又是帮我倒水,殷勤备至。

  我悄然打量他,黄强大概三十七八岁,微胖,一双小眯眯眼,透着精明世故。

  05

  五点钟,到了下班时间,我跟秦姨打了声招呼,就急匆匆地直奔妈妈的医院。

  我的另一个任务——跟踪崔茂华,从今天正式开始。

  事先我已经打听好了,崔茂华这段时间上白班,而现在,正是白班夜班的交接时间。

  果然,我把车停在停车场,在门诊大楼的台阶下等了片刻,就看到换上便装的崔茂华,信步走了出来。

  他穿着蓝色牛仔裤、白色的衬衣和米色的风衣,整个人修长挺拔、清爽干净。

  不得不说,从外表上看,他真的是个帅气又儒雅的医生。

  他没开车,步行出了医院,我悄悄地、迅速地跟了上去。

  秋日天短,一晃眼的功夫,已经是夕阳西下。街道两旁种着槭树,此刻,满树红叶在落日的余晖下,煞是好看。

  我远远地跟在崔茂华身后,看他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不时停下来,拿出手机,从不同的角度拍红叶的照片,悠然又淡定。

  然后,他继续往前走,大约十分钟后,他穿过马路,走进一家健身房。

  我在对面等了会儿,看到几个白领模样的男女朝着健身房的方向走过去,才迅速过马路,跟着他们一起进去。

  在前台办了年卡,穿过宽敞的走廊,在为数不多的健身者中,我很快找到了崔茂华。

  他换上了运动装,正在跑步,从他的姿势和状态,以及胳膊和小腿上的肌肉,看得出来,他经常健身。

  而穿着一身职业装的我,怕太过显眼,只好坐在角落里的按摩椅上,装作等人的样子。

  06

  等崔茂华运动完,洗过澡,从健身房出来时,天已经快黑了。

  他迈开两条腿飞快地往回走,在医院职工公寓门口的超市里,他停下来,进去买了菠菜、紫甘蓝、西蓝花等蔬菜,然后就进了小区。

  原来他住在这儿!

  我跟着他走进去,看他进了六号楼二单元,不一会儿,八楼的窗口昆明市癫痫病医院专家哪家好,亮起了暖黄色的灯光。

  这个刚从异国他乡回来的单身男人,看起来喜欢健身、自己做饭、热爱生活。

  似乎,我们揣测的那些阴谋,都和他统统无关。

  一个接一个疑问再次涌入脑海,他到底是谁?和崔叔是什么关系?和老黄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在新宇离世后迅速回国?又为什么会长得那么酷似新宇?

  看似简单的背后,实际上暗潮涌动。

  我站在楼下站了良久,夜幕袭来,秋风微凉,九点半,八楼的灯熄灭了。

  他似乎有早睡的习惯。

  07

  秦姨今晚有应酬,但她每隔几分钟都会发一条微信,不停地询问我的行踪,叮嘱我注意安全。

  这会儿,又催促着让我赶快回去。

  不想让她担心,也确定崔茂华不会再出门,我回到医院,从停车场取了车,径直开向崔家别墅。

  整个别墅静悄悄的,唯独二楼挨着楼梯,也就是聂芬住的那个房间,亮着灯光。

  秦姨和崔叔分明都还没回来,

  小菊在一楼的厨房里叮叮咣咣的,不知道还在忙活些什么。

  我没和她打招呼,悄无声息地上了二楼。

  路过聂芬的门口,我听到她愤愤地、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声:“老不死的臭女人,简直太可恶……”

  然后,声音便低了下去。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正想凑过去听听她在给谁打电话,门突然开了。

  聂芬一边趿着拖鞋出来,一边冲着楼下大喊:“小菊,好了没?把汤给我端上来!”

  然后,她不其然地看到阴影里的我,先是狐疑地上下打量,看清是我后,很快就露出一脸明媚的笑容:“回来了小蔓?第一天上班,累吧?”

  灯光下,她穿着一身桃红色的家居服,衬得肤白如玉,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慵懒又妩媚。

  我故意抚胸顿足,装出一副被她吓到的样子:“哎呦,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睡着了呢,走路都不敢大声!”

  聂芬的表情松弛下来,刚好这个时候,小菊端着碗上来,我趁机敷衍几句,进自己房间了。

  08

  一连几天,我都在黄昏下班后跟踪崔茂华。

  他的行踪几乎一模一样,下班后,先步行去健身房,跑步或者游泳大约一个小时,再去超市买菜,然后回家。

  一个男人,居然能保持着如此有规律的生活。

  有两次,他倒是刚回家又匆匆跑了出来,就在我浑身紧张地跟过癫痫病大发作能得到很好地治疗吗?去时,发现他只是返回医院,处理紧急情况。

  对于医生来说,再正常不过。

  周五那天,我在门诊楼门口等了快一个小时,都不见崔茂华出来。

  直觉告诉我,今天的异常,应该会让我有所收获。

  天擦黑时,我终于看到姗姗来迟的崔茂华,径直走到医院停车场——还是上次的角落,站着一个男人。

  我隐在一棵树后,探头看过去,是崔叔,他正在那儿左顾右盼,分明是在等崔茂华。

  我不能跟得太近,所以只能隐约听到他们俩压低嗓子的争吵声。

  勉强辨得出来,崔叔让崔茂华辞职换个地方工作,而崔茂华坚决不从。

  09

  大约十分钟后,没有达成一致的两个人,不欢而散。

  崔叔愤愤然地上车,把车门摔得震天响,然后风驰电掣地开出了医院。

  崔叔走后,崔茂华还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停车场,一动不动。

  昏黄的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秋风萧瑟,使他看上去很是孤独落寞。

  我蹲得脚都快麻了,才看他转过身,也向医院门口走去。

  我从树后面钻出来,再次悄悄地跟了过去。

  我发现,崔茂华今天改变了行踪,他没有朝健身房的方向走,也没有回不远处的公寓。

  而是鬼鬼祟祟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拐进医院对面的一条小胡同。

  胡同是背街,里面灯光昏暗,我站在胡同口伫立片刻,惊讶地发现,崔茂华不见了。

  我刚刚明明看他走进去的!

  ·第9章完·

  PS:泡芙爸请了连续几年没请的年假,明天我们带泡芙去广州玩一趟。广州的小仙女们,给我这个旅行白痴推荐一些好去处呀~

  方便的宝宝,请动动你的小手指,给左左点个在看呀。在看能增加公众号的权重,在遭到恶意投诉的时候,能抵抗更多的风险,希望我能陪你们很久很久❤️

  往期故事儿子娶了个泼妇,我感天谢地。车祸后,他骂走女友。10年后,真相大白:谢谢你,替我活下来。我的两任老婆,长的一模一样。报复渣男最好的手段,就是嫁给他。点亮在看,让左左知道你们都在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yjuei.com  迪奥西亚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