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奥西亚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央者 > 正文内容

美文 | 黑夜与黎明_经典文章

来源:迪奥西亚网   时间: 2020-10-16

  在黑夜与黎明的交织点,会有不似是自己的自己出现。

  好的老大

  小栩再一次在电梯里遇到了老梅。

  老梅是小栩的项目经理,换句话说叫直属上司,就是老梅每天说的话,小栩只有回答“好的”的份。因为挣扎无用,她试过了。而且,她不甘心地承认,在方案策略上,他永远都是对的。

  “经理早。”

  “嗯。”老梅点了点头,“等下把方案用邮件的形式发给我。”

  “好的。”

  大概就是这样的设定。

  在小栩眼中,老梅的人物形象是非常单薄的。他今年三十一岁,性格严谨,作息规律,每天晚上要做有氧训练,十一点准时睡觉。小栩刚入职时,为了表现自己的积极肯干,特意熬夜赶了几个方案,半夜三点发到了老梅的工作邮箱。然而老梅看起来并不领情,第二天上班时,他面无表情地对小栩的方案提出了几点中肯的意见,不仅毫无对她加班工作的肯定,反而在她关门前说了一句:“以后不要晚上发邮件,我的邮箱是绑定手机的,会被吵醒。”

  “好的,对不起。”

  小栩面上虽这么说,内心却是把老梅从头到尾吐槽了个遍。但平心而论,小栩的吐槽事实上并无道理,在这个每个人的时间都很宝贵,每个人心情愉快的时间更是珍贵的年代,时间万万不可浪费在和普通同事的表层之外的交往上——这大概是每个在职场上打滚过几年的人都明白的道理。然而小栩却不,她才二十三岁,刚刚大学毕业,还未从“自己对世界极为重要”这一幻觉中醒来。她习惯了肯定和簇拥,当然接受不了老梅的公事公办。并且更为重要的,他是她喜欢的类型。

  虽然她并不是很清楚,自己究竟是因为一见钟情而喜欢,还是因为他的冷漠激发了她的叛逆心而喜欢。

  不过,就结果的事实而言,这并不是很重要。

  每每在和老梅打交道之时,她都俨然觉得自己像是拿错了男主剧本的霸道总裁。她在这个公司的目的之一,便是撕开老梅这张温润无害,然而拒人于千里之外宝宝患上癫痫病以后能得到治疗吗?的脸。

  小栩想象自己用手指挑起老梅的下巴,和他鼻尖对鼻尖,告诉他:男人,你引起了我很大的兴趣。

  她思考得太投入,一时没听见老梅对她说的“没事了,可以走了”这句话,还直挺挺地站在他的办公桌前。

  “还有事吗?”老梅用手指敲了一下桌子,小栩如梦初醒。

  “没……没事了!”小栩大声说。

  企业文化

  不过,话虽然是这样说,具体要如何做才能达到目的,小栩却是毫无头绪。当她不快地觉得最终这可能沦为“又一次的见不得光的内心扎小人”行为之时,公司的大老板下发了一个通知,即三个月后将组织团建活动兼公司年会,地点暂时定在东京,需要各部门拿出一个节目在年会上表演。

  老梅这个部门被安排到的,是一个反串剧。

  顾名思义,反串剧即是男女交换角色演出的剧目,也是这个公司的企业文化一般的存在。公司的二把手惊世骇俗的白雪公主的扮相,一直是所有员工内心无法超越也不想超越的经典。

  这一次,关于剧本和人物等等的选定,老梅就直接安排了下去。员工满口答应,两天后方案交上来,上面白纸黑字赫然写着剧本是围绕出征在外的将军与一路跟上前线扮成卖酒女的将军夫人演出的一出喜剧。至于演员的人选,他是将军夫人,将军是小栩。

  这自是小栩职权擅用的一招狠棋。

  她算准了老梅这样一个严肃的、冷漠的、不表露内心情感的人,大概是不会对这个方案提出什么反对意见的。即使他提出了也无所谓,一旦他提出意见,就表示他不容侵入的外壳已经出现了裂缝。若他没提出意见,那便是她的机会了。

  无论如何,她想,这一局都会是自己胜。

  果然,对于这个方案,老梅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事情便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写剧本,用硬纸板、空调罩、便宜口红、毛线制作服化等等事项。总而言之,当然没有人告诉老梅,这整件事其实就是大老板针对男员工的整蛊剧。

  小栩以她的角度参透了这回事,而老梅作为一个才入公司半年多,头一次开年会北京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好的新人,是不会懂的。

  他们的第一次排演当然不怎么顺利,老梅看到剧本,顿时深刻地怀疑起人生来,根本拉不下这个脸去扮这个活泼的将军夫人。最后,还是小栩忍不住摘了头顶的硬纸壳将军帽,换上老梅的毛线头,亲自示范了起来。

  “公子,”小栩凑到老梅眼前,“您是要一杯杨梅酒,还是一杯青梅酒?”

  “都给我拿上来。”老梅说。

  “公子豪爽。”小栩坐下,往他身上贴过去,“可以约您吗?”

  “这是公务时间。”

  “那,您的私下时间可以给我吗?”

  按照剧本里所写,是将军不耐卖酒女的烦扰,不耐烦地一把掀了她的面纱,却眼见面前巧笑倩兮的女子正是自己的夫人。而现实之中,小栩对老梅说出这句话时,却忽然觉得他会冷漠地告诉她,他的私人时间没有人能够打扰。在他的时间里,他连礼貌的问候都不会给她。

  她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她因为自己关于他的冷漠的想象,忽然一下子觉得失望而无聊。

  香芋牛奶

  剧本的排演到底也只是一时兴起,很快便随着新项目的忙碌而搁置到了一边。新项目催得急又要得紧,整个小组的人一边骂街一边加班。赶末班地铁回家是常事,有时加到末班地铁都没有了,就只得几人拼一辆车回家。若实在加班太晚,住得远的人便干脆选择在公司过夜了。

  比如老梅和小栩。

  一天,他们加班到深夜三点,小栩迷迷糊糊趴在桌子上,隐约看到老梅从办公室出来往外走。她眯着眼睛想看他究竟是出来上洗手间或是倒咖啡或是要取叫的外卖,然而却看到他走向了大办公室里摆放的大冰箱。

  那个双开门的大冰箱是办公室的女孩们的粮仓,里面放满了可乐、橙汁、养乐多、冰激凌和水果,且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秉承着一种独立原则,即他人的零食绝对不碰。于是,小栩便也不清楚冰箱里所放的东西各自都是谁的。

  直至老梅打开冰箱门,在关了灯的办公室里,冰箱橘色的灯光亮得鲜明,于是小栩清楚地看到老梅拿出两大桶冰激凌,分别舀了一勺到杯子里。武汉治疗癫痫病要去哪家医院

  敢情这是你的冰激凌!

  小栩对那两桶无比占地方的巨型冰激凌的印象再深刻不过了。

  她懒得再继续装睡,直接站起来,几步走到了冰箱旁边。半夜三更加班时分偷偷吃冰激凌的项目经理大人觉得已经维持不住他的一脸严肃,尴尬地对着小栩笑了笑。

  虽然这个笑不那么好看,但小栩觉得,他如果真心笑起来,那应该是很好看的。

  “醒了?”老梅问。

  “嗯。”小栩点头。

  “吃吗?”

  “吃。”小栩看了一眼老梅,又看了一眼他杯子里的冰淇淋,毫不客气地说。

  她回位子拿了杯子,看着老梅给她将两种不同的冰激凌舀进杯中,一半是巧克力味的,一半是椰子味的,两种都甜得提神醒脑。

  原来这个人喜欢这么甜的东西?

  他们一人一边靠在冰箱上吃冰激凌,小栩目不转睛地盯着老梅看,老梅被她的视线盯得发怵,却又要佯装淡定。待他吃掉杯子里的最后一口冰激凌,他听到旁边的小栩说:“你知道冰激凌还有一种特别好吃的吃法吗?”

  小栩没有等他回答,便自顾自地打开冰箱门,把老梅的两桶冰激凌推到一旁,拿出自己买的香芋冰棒和牛奶冰棒,干脆利落地把它们撕开,一同扔进老梅手里的杯中,又不由分说地拿过他手中的调羹,把两支冰棒捣碎了混在一起。

  “你干什么?”老梅问,“恶心死了。”

  “你尝尝。”

  “不尝。”老梅皱着眉拒绝,“你先尝吧。”

  小栩白了他一眼,当真拿起调羹,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

  “好吃吗?”老梅问。

  小栩连连点头。就在下一秒,在她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老梅便贴了过来,堵住了她的呼吸。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非常短暂,可能只是一瞬间而已。小栩错愕不已,老梅点了点头:“好像还可以。”

  “可以什么可以?”回过神来的小栩全然不示弱,她像她无数次想象过的那样扑上去,北京市健宫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手指钩住老梅的下巴,把刚刚那个短暂的、冲动的,想要否认也并非不可的吻延续下去,延续成为切实的、疼痛的,任谁都无法忽视的东西。

  这是将近深夜四点的二十六层的办公室,窗外的天空已经现出一层白色,在黑夜与黎明的交织点,会有不似是自己的自己出现。

  你可以选择闭目不见,或者选择信任,然后跟随直觉与心。

  将军之位

  老梅决意放弃抵抗,他要破罐子破摔。

  他自然明白小栩对他的想法,她的好感明显得写在了脸上,是那种乱七八糟的、一塌糊涂的,、蛮不讲理的喜欢。他在起初不愿意理睬,因为他觉得这太离谱,太不合道理和逻辑了。但是在小栩一腔孤勇的破坏性示好与突然冷淡的切换之下,他发现他所谓的防卫和拒绝开始派不上用场。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便卸下装备,切换技能,转退为进,转守为攻。

  将军常胜的秘诀——战略第一。

  关于他在剧本中将要扮演的将军夫人,他决定第二天就对大老板提出异议,不管集体荣誉,为了个人尊严,他坚决不干。

  然而就在他想正式推掉这个角色的那一天,大老板那儿却来了新的通知,因为经费原因,临时改变团建活动的目的地,从东京改为越南。

  办公室内顿时哀鸿遍野。不过这对小栩来说并不算什么,团建的地点在哪里不重要,关键是和谁在一起。她已经把老梅泡到了手,现在非常得意。包括一行人在越南的海边尴尬地举着“东京团队建设”的横幅拍下第一天的第一张集体照时,她也是一脸的眉飞色舞。

  照片拍完后,一车人浩浩荡荡地进入酒店,在酒店大堂各自两两组合开始分房。小栩只见老梅顶着他标志性的扑克脸,推着行李箱向她走来,并以她再熟悉不过的每一次告知工作情况的语气冷静淡然地对她说:“你和我住。”

  小栩顶住内心想把这个人先揍一顿再亲一口的冲动,以同样淡然的语气回答:“好的。”

  挣扎无用,她知道,并且,这正合她意。

  ——原文载于2019年爱格时尚10月刊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yjuei.com  迪奥西亚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