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奥西亚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棕钙土 > 正文内容

三世书_故事

来源:迪奥西亚网   时间: 2020-10-16

  将军泪

  雪凝篇

  孟轲果然不负爹娘所望,考取了武状元。

  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他帽插宫花,身骑白马,威风凛凛,威仪樀樀。今日,不仅是他一日望尽长安花的日子,也是他带兵出征的日子。边关戎狄入侵,军事紧急,皇帝也是很会打算盘的,一方面加官进爵,为皇室卖命;一方面战事结束后招为驸马,一辈子为皇室卖命。不知他接受诏书时有没有想到过我这个妻子。

  女人啊,真是可怜,就连我自己都可怜自己。王宝钏寒窑苦等十八年,等来的结果连自己都觉得可笑,所以很识相的给公主让道。我难道会做下一个王宝钏吗?除了认命还是认命。不过我与她不同的是,我比她聪明,连普佛寺的高僧都说我聪明,不过他又补充了一句,聪明人,不多寿。也许他说的是对的吧。

  聪明人做事情真的是一点都不费力。我混进军营,做了个报信的小卒子,离他不远也不近,正好我能看到他,他却看不到我。敌军的王爷会押着我军的安陵王经过龙潭泽,那里是一个离营地很远的沼泽,擒贼先擒王,他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前去,但我日思夜忧的是怕这个消息是敌人设下的圈套。

  果然不出我所料,等我接到消息时,说是他们遭到敌人的埋伏,将军带去的十二骁骑营全军覆灭。我是想哭的,但又不敢哭,年轻貌美的我,现在当不了弃妇却要当寡妇了。我千里迢迢的追来,不过是想问问他,曾经的海誓山盟还作数吗?飞黄腾达的他会娶公主吗?我已经有了孩子,你会做孩子的父亲吗?如果他已经阵亡,这些答案我永远都别想知道了。凭着满心的不甘,我喝了一壶酒,壮了七分胆,一个人跑去了龙潭泽。

  到那里已经是半夜了,天很黑,连月光的缝隙都看不到。我踩到了一个圆古隆冬的东西,然后摔倒了,起身一摸,有头发,有眼睛,有鼻子,还有湿漉漉的东西,是个人头,我当时就吓哭了,吓得大喊大叫。那里是一片乱葬岗,四处都是缺胳膊少腿的尸体,我坐在这茫茫一片的尸体中,哭到累了,就倒在一个尸体身上睡着了。那时的我既怕又不怕。不怕是因为众多尸体中可能有孟轲的,有他在,我什么都不怕。怕是因为这众多尸体中真有他的,那我正成为寡妇了。

  天终于亮了。我把尸体一个一个翻开,擦干净他们脸上的血,看看有没有孟轲。翻了一遍没有,我松了一口气。但我又怕刚刚没看清,如果他真的在这,就要暴尸荒野了。于是我又翻了一遍。不知是太累了还是惊吓过度,肚子里翻江倒海,一股涓涓的红流流出了脚踝。本来这孩子是要他回到我身边的唯一筹码,现在孩子没了,他也下落不明,我们的缘分也就此终结了。

  三天后,突然来了消息,大将军被敌人俘虏了,现在正被挂在他们城门口暴晒。他从小没有父母,我父母收留他,在我们家也是锦衣玉食的大少爷,哪里受过这般侮辱。想到这里,我满心的痛,得不顾一切的把他救出来。

  我又一次凭着自己的小聪明混入了敌军的阵营。我毛遂自荐,给敌军的大王出了几条计谋,帮他们打了几场胜仗,大王很快就信任我了,拜我为军师。军师夜夜与大王畅谈军师,终于有一次机会偷取了钥匙。我进入最秘密的地牢,将安陵王和孟轲都救了出去。孟轲的腿被他们打断了,我是真的很心疼。我背着他,一脚深一脚浅的走了两里地,他终于醒了。醒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在这?”我说你怎么知道是我。他说他记得我身上的味道。只要这一句话,我就很满足了。

  他突然问我“孩子还好吗?”我支支吾吾,终于说出了那晚在乱葬岗掉了孩子的事。他发火了,他问我为什么来这,然后让我滚,现在就滚回家去,他不想再见到我。果然没错,孩子没了,我们的缘分也尽了,他还是愿意接受和公主的好姻缘。他头也不回的走了,茫茫黑夜,我不辨方向的乱走着。敌军正在漫山遍野的搜捕我,我正好落了个正着。大王很赏识我的才华,要我继续做军师,我答应了。为了得到大王的信任,我告诉他我的身份,因为孟轲负了我,所以我投身敌军报复他,这个理由,既合理,又充分。

  事实上是,孟轲节节胜利,敌军节节败退。他们怀疑到了我是奸细。没错,我就是奸细,虽然我恨孟轲,可让我因为个人情感而坑害我的同胞,我还是做不到的。那一晚敌军悄然无声。士兵都熄了灯,好像安然入睡。大王的营帐里亮着灯,王座上有一个人安然的坐着。不一会,外面传来了肃杀呼啸的声音,是孟轲带人来偷袭,可敌军早有准备。我看到有人过来了,身形有点像孟轲,我被大王牢牢的捆在王座上,满心欢喜的等孟轲来救我,等来的是一把长剑,不偏不倚,直插我的心脏,鲜血像红色的喷泉,洒满整个营帐。在意识涣散之前,我依稀看到他出征前,我亲手给他挂上的剑穗,看到他黄冈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走进来,从我的心脏里拔出了那把剑。

  孟轲篇

  我一点也不喜欢当什么武状元,也不喜欢打仗,更不喜欢公主。但都是他们逼得,雪凝的父母要我考状元,皇上逼我娶公主,敌军逼我打仗。我们本来过着幸福平静的生活,她抚琴,我舞剑。将来她在厨房做饭,我可以教幼子读书,多么美好而平静的日子,现在我连想都不敢想了。

  其实我很后悔,那天为什么要赶走雪凝,但当听到她为了找我,弄掉了我们的孩子,我已经气的不能思考了,所以赶走了她,让她落到了敌人的手里。

  我还是后悔,那晚在账外,为什么没看清楚是谁就扔出了那把剑。当我满心欢喜的去看敌军大王的惨象时,才发现被死死钉在王座上的是我最爱的女子雪凝。她睁着眼,死死盯着那个剑穗,她肯定是死不瞑目的,她肯定以为我想赶紧解决了她好娶公主。其实不是。我拔出了那把剑,轻轻地帮她合上眼,我很想大哭一场,可眼睛干涩,一滴泪也没有。难道做将军,连哭的权力都没有吗?

  敌人终于现身了,他们一拥而上,我像发疯了一样,遇神杀神,遇魔杀魔,我已经杀红了眼,不管是敌军还是我军,只要是人,我都不会放过。雪凝死了,我很痛,唯有杀戮,才麻痹我的思想,才能祭奠她的灵魂。那一晚,我像个血人敌军全军覆灭,我军四散逃亡,我甚至揪出了敌军的王,将他剁成了肉块。

  战争在那一晚的屠杀中结束了,我成了万众瞩目的大英雄,回到京都,皇亲国戚,王公大臣快把门槛都踏破了。紧接着,皇室为公主准备了浩大奢靡的婚礼,婚礼设在我的王府,皇上皇后,王公大臣都来了,来的越多越好,你们都得为雪凝陪葬。

  相传帝都的新王府在王爷和公主大

  婚那天起火了,火势很大,烧了整整一夜,烧亮了半边天,只有皇上和几个大臣逃出来了,许多王公大臣都烧死了,连公主和驸马的养父母都烧死了。只是驸马不见了,连尸体都找不到,还有驸马日日守护的那盒骨灰不见了。

  还有就是灵修山上新修了一座雪凝寺,寺里有一个英岸魁梧的和尚,日日诵经,超度亡灵。那就是我,是我把他们困在王府一把火烧了,是我在雪凝寺日日诵经,超度死去的妻子和孩子,是我卸去了将军的戎装,肆无忌惮的为她流泪。

  ?

  离人寐

  雪凝篇

  我已经在这渡口,等待了三个春秋,孟轲究竟还会不会回来。

  三年前,孟轲背着行囊,顺着春水,带着我折给他的嫩柳,离我远去,远去,直到天际。

  我爹本是振国大将军,但一朝天子一朝臣,新君主一上掌权,我爹就告老还乡了。我爹是一员虎将,所以我们三姐妹都是父亲的虎女。但自从跟孟轲走了以后,那些舞刀弄棒的事都不做了,而是跟着仆妇学做家务。因为我爹还是大将军的时候,孟轲的父母天天巴巴的上门提亲,后来我爹失势以后,他父母就对这门亲事爱答不理的,还好我与孟轲青梅竹马,他一直都没有忘记对我的承诺。

  我最近有点担心了,孟轲去了那么久,没有一点消息,她连信都没有回一封给我,我担心他是不是变心了。所以我坐在渡口边日日等他回来。不知是我想太多,晚上会做噩梦,还是经常做噩梦让我想太多。最近我经常精神恍惚,好像看到孟轲坐着华丽的龙船,搂着华美贵气,珠光琉璃的女子朝我驶来,隐约中还听到他说:“雪凝,这是我娘子,公主殿下,快来给公主行礼。”但再摇摇头,拍拍脑袋,仔细一看,江面上空无一人。

  这种经常出现的幻觉好像不是一天两天了,最近好像越来越严重,甚至有些时候会突然失去意识,像睡着了一样,醒来之后完全没有意识了。直到那一天,城里四处都在传,孟府的公子中状元了,而且得到皇上的赏识,把公主嫁给他,这座小城马上要迎来驸马爷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是不是很难过,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我记得我看到孟轲的母亲,好像正要去渡口等孟轲,之后发生了什么,我是怎么回家的,我的手为什么会红肿,我都不记得了。

  孟轲果然回来了,他的确是帽插宫花,身骑白马,威风吹遍了整条街。这时小妹突然冲到人群中,急急忙忙拉了我就走,到家后所有的人都手忙脚乱的在给我穿嫁衣,带珠花,抹胭脂。我心中一万个好奇,他们都在干什么。我问小妹,小妹说:“二姐你是不是傻了,三天前爹就送去了娉礼,两家定好了今日完婚,你怎么还跑去街上看新郎来迎亲,你是不想嫁给姐夫了吗?不过姐夫真的是很爱你,竟然为了你拒绝了公主,还辞了官。”我真的不知道他们都在说什么,着幸福来的太突然,突然的让我觉得不真实。不过我还是满心欢喜的上了花轿去接受这不真实。

  孟轲真的是我的孟轲,成亲也是真的成亲,我是患上癫痫病需要怎么治疗?的的确确穿着鲜红似火的嫁衣步入了洞房。我在内心发誓,一定会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妻子,好儿媳,所以我一大早就起来准备茶水,跪在地上给婆婆敬茶。可是没想到,婆婆连茶叶带水全部泼在了我的脸上,我抬起头看着婆婆,她红肿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意。说什么茶都凉了还怎么喝,然后甩衣而去。孟轲扶起我,擦去了我脸上的茶叶,然后叹了一口气,走了。

  从那以后的好几天,我的头都很痛而且内心压抑,随时都会爆发,但我还是按时按点给公公婆婆请安,因为嫁给孟轲,是我一生最大的福分,我会学着做一个温柔娴淑的好儿媳,不让孟轲感到为难。

  那晚,凉风瑟瑟,雨打芭蕉,孟轲好久都没有回房,我走到书房门口,看到丫鬟小玉也在里面站着,当我眨了眨眼再抬头是,小玉正坐在孟轲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好像还听到他们放荡的笑声,这时耳边有个声音好像在说,“杀了她,杀了她……”当我醒来的时候,只知道一群人围着在外面,小玉投井了,我看着她的尸体头肿的像盆子那么大,脸色都发紫了。我问小红她为什么会死,还死的这么惨。孟轲突然像发疯一样抓着我的领子,说让我别再假惺惺了。从那之后,府上的下人都用很恐惧的眼神看我,好像是我杀了小玉一样,我甚至听到有人说我那晚掐着小玉的脖子,不停的扇着她的脸,骂她不要脸的小昌妇,可我内心一百个委屈,我真的没有做过那样的事。孟轲也总是对我冷着脸,那段日子,我几乎是天天流着泪睡着,又流着泪醒来。

  饭桌上摆上了各式各样的珍馐,有西湖醋鱼,冰糖肘子,狮子头等等,但婆婆总是说饭菜不可口,或这不好那不好,她好像总是在找借口羞辱我。那天,我为她盛饭时,婆婆说烫,所以打了碗,我俯身去捡碗时,婆婆在桌子下死死踩住了我的手,碗的碎片深深的扎进了我的手掌,鲜血缓缓的溢了出来。我站起来看到了婆婆脸上那得意的笑容。我的泪流到了碗里,用泪水拌着干饭吃了下去。这时婆婆脸上好像在流着鲜血,我急忙拿起一块黑布去帮婆婆擦脸。等我再醒来时,我跪在大堂中央婆婆正在训斥我,说我不孝不贤,要孟轲休了我。孟轲一脸无奈,但他没有休了我,只是把我送回家让我休养一段时间。

  分别时,我问他到底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他说我抓起糖醋鲤鱼抹在了婆婆脸上,我哭着说我没有,孟轲只是叹了口气说我别再狡辩了,回去之后要好好思过,他会来接我的。

  过了三天,他果然来了,是小妹带他进来的,老远就听到他们说说笑笑的声音。他来只是看了看我然后,小妹又送他走了,我站在门口看着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竟然流下泪,一向刚强的我竟然也会哭。后来小妹和孟轲又带来了一个大夫,大夫摇了摇头,说我病的不轻,他们走后,父亲和小妹就把我锁在房间里。一连好几天,孟轲都没来看我,但我听到他和小妹在花园里说话的声音。我不由得会想到,孟轲不会要我了,他要娶小妹,所以父亲和小妹合谋把我锁起来,不过无所谓了,牺牲我一个,能让孟轲,小妹,父亲,还有公公婆婆满意,就算让我死,我也愿意。

  在那个狂风骤雨的晚上,我睡着后,看到小妹千姿百媚的躺在孟轲怀里,然后在数落我:“二姐,你泼辣狠毒,刁钻古怪,对公公婆婆不敬,对丈夫不娴,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你去死吧,你去死吧……”然后我突然睁开眼,拿起剑,对着正在熟睡的雪凝砍了无数剑,嘴里不停的喊着你该死,你该死……

  当我在

  醒来时,家里一片混乱,小妹被人刺杀了,全家人都说是我杀的,我哭喊着说我没有,父亲一巴掌扇在了我脸上,说我是个冷血无情的疯子,曾经叱咤战场的将军已经成为白发苍苍的老人,抱着小妹的尸体仰天长啸。孟轲眼神里饱含着痛苦,全府上下都叫我魔鬼,还有人说报官。我像疯了一样狂叫起来,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说是我杀死了我最爱的小妹,为什么是我干了这么多的坏事,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就会开心了。

  我站在那个渡口,就是三年前送走孟轲的那个渡口,现在我要送自己走了,而且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在越进湖水的那一刻,我看到水面上那个面目狰狞,阴狠毒辣的面孔。

  孟轲篇

  当年看着雪凝痴痴的站在渡口,像凝固在那里一样。我告诉自己“雪凝,当我回来的那一天,你也一定要在渡口等我。”

  我在京城考了三年,终于考上了。也许我的运气太好了,不仅考上了状元,还得到了公主的赏识,硬要我做驸马。其实我这个人一不喜欢名利,二不喜欢权贵,进京赶考也是父母所迫,他们说如果考不上状元就不让我迎娶雪凝。其实我只想做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跟雪凝一起雪中赏梅,月下饮酒。可这简简单单的愿望,也很难实现。

  还好皇上仁慈,我说家里已有婚约,不想做背信弃癫痫前期症状是什么?义之人,只想归乡与未婚妻完婚。皇上不但没有逼我,还答应下诏书赐婚给我和雪凝,让我一回乡,就与雪凝成亲。我一路上日夜兼程,快马加鞭,想到雪凝正在渡口等我,我恨不得飞奔回去。可是等到的不是雪凝,是满脸红肿的母亲。

  母亲反对我和雪凝的婚事,因为她说雪凝在路上拦截她,对她出言不逊甚至对她拳打脚踢。我一点也不信,我认为肯定是母亲想毁了我们的婚约而污蔑雪凝。不过母亲身上的确有伤。因为有皇上的诏书,父母再怎么反对也无效,因为天子的命令谁也违抗不得。

  三天后,我就如愿娶到了我日思夜想的雪凝,当揭开盖头时,我发现她变了,眼神里有一种模糊和迷茫,但仔细一看,她还是她,是那个爽朗灵秀的雪凝。

  可后来发生的一切事,简直让我难以相信这是曾经那个乖巧贤淑的雪凝。我知道,成婚后第一天母亲将茶泼在她脸上是不对,我当时对母亲十分气愤,对她十分疼惜。可后来她总是无意识的乱发脾气,先是对丫鬟,后来对我,再后来是对母亲出言不逊。我总是觉得她不是雪凝,像是跟雪凝长得一样的泼妇。但无论她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守着最初对她的承诺“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想一想曾经,我还是深深的爱着她。

  那晚,我在丰富小玉明天去给雪凝买鞋安神的药,因为她晚上总是睡不好。她突然像疯了一样的冲进来,对小玉是又打又骂,她是练武之人,我怎么拉都拉不开,最后我删了她一巴掌,她昏过去了,早上起来小玉投井自杀后,她竟然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但看她的表情又不像是装的,我真是愈来愈看不懂她了。

  再后来就是她把鱼当众扣在了母亲脸上,母亲逼我休了她,可是我还是做不到,不管是出于承诺,还是出于对她的爱。把她送回家后,她竟然还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送她回家。这时我才怀疑,是不是她生病了,脑子有些毛病。我和小妹找了京城的御医为她诊脉,大夫也不确定她是不是病了,有点像失心疯,但也不完全像,因为有时她还是很正常的,就如我去看他时,她会温柔的给我斟茶,询问公公婆婆的情况。还有一个对我来说,天大的喜讯,那就是雪凝怀孕了,只要她好好休养,我马上就可以做父亲了。可小妹说怕雪凝又神志不清的跑出去,恐怕会伤了孩子,我们在后花园商量,不如这段时间把她锁在房中,等她好一点就把她接回家。

  那几天我和小妹一直在东奔西走的为她找治病的药,直到那天早上,我等了小妹好久,她都没有来。我只好去接她,可一进府中,看到的是小妹被砍的血肉模糊的惨样,我心里一凉,内心装着满满的苦楚,雪凝,我们之间是不是真的再也不可能了。

  我当时要接雪凝回家,岳父不肯,说她杀了自己的妹妹,要把她送到官府,我跪在岳父门口,求他放了雪凝,她不是故意的,她也是岳父的亲女儿。岳父老泪纵横,他说自己的大女儿在战场上牺牲,是巾帼英雄,最疼爱的小女儿被二女儿乱刀砍死,现在唯一的女儿还是个疯子,他以后要怎么活呀。

  最后我答应岳父只要他放了雪凝,我会伺候他终老。雪凝回家以后,好像清醒了,她问我小妹是不是她杀的,母亲是不是她打的,我没有否认。之后我就再也没见到她,全家人四处找寻她的下落,三天后,官府在离水边发现了她的尸体。

  我们就这样,又错过了一世。

  ?

  留人醉

  雪凝篇

  今日又是发皇榜的日子,我背着那小老头似的爹爹偷偷跑出来了,他整天都说我是大姑娘了,应该待字闺中,别跑出去疯疯癫癫,可他自己还不是在烟花巷巷陌里流连忘返。还好他就要走了,去江南养老,也很不错呀。

  我站在热闹的人群里,等待者勇猛魁梧的大块头武状元,帽插宫花,身骑白马的武状元身后有一个白面小生,有一种风流俊采之态,还好像是相识很久,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从那以后,我就经常装扮成男子,制造各种机会与他偶遇,那个呆萌的孟轲好像真以为我是男子,经常豪爽洒脱的与我称兄道弟,舞刀弄剑,可惜我是一个弱女子,每次他一刀砍下来就让我倒退三步,他每次都会笑我说薛兄不仅长得像个弱女子,体力也像个弱女子。我常在心里说这个呆头鹅,我本来就是弱女子。

  我爹现在被封为楚王,已经去封地好久了。他不在,我正好可以天天跑出来找孟轲混日子。突然有几天,我四处都找不到孟轲的去处,我只好用郡主的身份去压迫那些小官,让他们去打听。有人说他家里好像有急事,大块头武状元特许他回乡。这些官员真是榆木脑袋,敲一下响一下,我又派人去打听他的家乡在哪,又耗费了好多时间。

  等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不是当时那个俊采心仪的面孔了,躺在我脚下的是一个喝的烂醉的烂泥。我佛山市癫痫病治疗方法把他送到客栈,日日夜夜的照顾他。等他醒来后只是说很感激我,我很生气,我不要他的感激,一怒之下,我拆开了那束发髻,打他看清楚我是女子。我们还是经常出去踏青游湖泛舟。他告诉我他不会回京城了,他要留在家乡,给他未婚妻守灵。他告诉我,他的未婚妻被一个狗官抢去凌辱后自杀,未婚妻

  的老父亲也被当场杀死,尸骨都没有人收。我骂着那个黑心的狗官,我一定要让我父王诛他九族。

  我父王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虽然他妻妾成群,但他是最疼我的。我承认我有些刁蛮、任性,有些要求有些不合情理,甚至有时把他的那些王妃侧妃都不放在眼里,但对于我的要求,他还是统统满足。所以要他帮孟轲报仇,然后在招他做女婿,老爹肯定会答应的。

  果然,在我的软磨硬泡,撒娇侍宠,威逼利诱下,可爱的老爹终于愿意接受一个穷小子做女婿了。我满心欢喜的冲去孟轲家,告诉他这个天大的好消息时,他好像在犹豫,他阴晴不定的态度让我很是生气,我知道他的未婚妻死了,可他也不能拒绝我,难道我还比不过一个死人?

  我赌气,把自己关在家里,好几天不见人。他终于来了,带着提亲的娉礼来了。但老爹是不屑于他的薄礼的,但碍于我的面子,还是热情的接待了我未来的公公婆婆。但老爹要求我们婚后住在王府,他百年之后会把王位传给孟轲。她的父母当然乐意,可孟轲好像不是很高兴。

  大婚那天,王府张灯结彩,宾客熙熙攘攘,连宫中太后,我姑母都派人送来贺礼,我王府瞬时挣足了面子。我老爹也是对我宠爱有加,凡是成婚用的一切物品,都极尽奢华。步入大堂的那一刻,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有最疼我的老爹,有最显赫的身份,有我爱的夫君,至此一生,夫复何求。我记得那一晚的月亮是圆的,那一晚的自己是最美的。

  宾客都走了,父王说他高兴,晚上还要再喝几杯,感谢父王的恩情。孟轲说了好多话,他敬了老爹好多酒,但他不让我喝,我说只喝一口,他很生气的抢过杯子一饮而尽,我怕他生气,所以不敢再说要喝酒。父王今天好像也很高兴,所以和孟轲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直到喝尽最后一杯,父王和孟轲突然口吐鲜血。我吓坏了,大叫起来,找大夫。孟轲躺在我怀里,黑红的血渗透到我的红嫁衣里,他说不用了,毒是他下的。

  他的最后一句话是他爱我,但不能违背良心,我父王是罪有应得。

  那天,我是最美的新娘,那晚过后,别人都说那个穿着嫁衣,头发雪白,整日在街上疯跑的女子就是郡主啊,真是太可怜了。

  孟轲篇

  从长安到故乡,我从未想过他会是一个女子,而且一路追随我来的女子。

  她活泼洒脱,慷慨善良,如果我先遇上她,一定会先爱上她的。可我的未婚妻刚刚被逼惨死,我所要做的就是拼尽一切去为她报仇,怎么还能接受其他女子呢?所以当我知道她是女子的时候,我总是在避开她,为的是不想让她受伤。可那天,她突然兴高采烈的告诉我他父王同意我们的婚事,我才知道她是郡主,她父王就是逼良为娼的禽兽。

  父母知道后,一定要逼我娶她,因为他们都是侠义之士,与未婚妻小玉家私交甚厚,所以他们宁可不要我这个儿子,也要为小玉一家报仇。父亲还说如果我不去报仇,他就要到王府和楚王拼命,但我不想欺骗那个单纯善良的郡主。母亲说她父亲双手沾满鲜血,坏事做尽,报应到他女儿身上也是应该的。思来想去,我不会做不孝不义之人,所以只能牺牲她了。

  几天后,我们上门提亲,一路上我还在犹豫。如果杀了她父亲,我们之间,这辈子再也没有可能了。但一切,都已经晚了。箭在弦上,收不回来了。

  新婚那天,她真的是这世上最美的女子,如果那时,她真是我的新娘,我们真的在结婚,该有多好呀。那一刻,她笑得真的很甜,很美,可下一刻,她如果知道我杀了她的父亲,那她此生还会笑吗?

  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那个禽兽不如的王爷要单独和我喝几杯,父亲知道后,把那瓶他准备已久的金鸩酒给了我。我先揭了雪凝的盖头,要她等我。我和那老贼正在喝酒,眼看他就要喝下那杯酒,可雪凝突然来了。她说她饿了,也想过来吃点东西,她又自己倒了一杯酒,刚想喝,我吓坏了,我一把夺下那杯酒,自己一饮而尽,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爱她,而这份爱的结果就是一杯毒酒。那老贼看我喝了,他也喝了,还说这酒不同寻常,毒酒,当然不同寻常,直到陪他喝完最后一杯毒酒,我倒下了。

  这短暂的一生,尽了孝,尽了义,唯一对不起的,就是雪凝。

  一世的罪过,要三世去赎罪,不管是生离,还是死别,都逃脱不了命运的摆布。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yjuei.com  迪奥西亚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