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奥西亚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棕钙土 > 正文内容

阿乐和她_经典文章

来源:迪奥西亚网   时间: 2020-10-16

  小碗说,他喜欢用小碗吃饭,他奶奶就喊他小碗,喊的久了就习惯了,喊他小碗就好。        阿乐眯着眼睛看着他,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停了几秒,脆脆的说了句,我喜欢傻乐,笑起来很难止住,你喊我阿乐就好。        两双月牙弯弯的眼睛隔空对视着,一高一低,一边半仰视一边半俯视。高一,恰是青春泛滥的年纪,男孩小碗身高已如冒出的头的小草蹭蹭的往上涨,女孩阿乐虽是小男娃般的打扮,身高还是显出了弊端。小碗看着阿乐的眼睛,半笑半认真,什么也没说。阿乐抓了抓乱而柔软的头发冲着小碗嘿嘿的傻笑了下,分分钟验证了傻乐功能。

  一、相识

  小碗和阿乐初相识时,是在高一开学第一天的教室里,大家或相识或不识,正热火朝天的相互介绍相互唠嗑着。嘎吱一声,班主任进来了,一个黝黑的中年男子,声音很低沉,简单入学介绍后,开始评选班长了,大家的声音开始越来越小,低着头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想当出头鸟。阿乐发挥傻乐功能了,笑了笑,站了起来揉了把头发,冒了句,我觉得我可以当好班长,声音干净而清脆。班主任目光落到她的身上,微微点头,说,好,那你自我介绍下。阿乐想也没想说了两个字,许乐。嗯,点了下头,坐下了,没有别的了。班主任绷着脸想笑又忍住没笑,说行!以后你就是咱们班班长了,大家有什么事我不在可以直接联系班长,班长也要以身作则。下面噼里啪啦响起一片掌声,从此大家记住了这个一身小男娃打扮唇红齿白相貌清秀声音清脆洪亮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小而精致的假男孩。班主任一离开教室,刚平静还如一湖死水的一班人,分分钟沸腾开了,男孩们嚣张的吹起了号子,叫喊起来,其中闹腾最欢的,当属小碗了。        阿乐捏了捏有些冒汗的手心,微红脸看着桌子,放空状态。过了一会,有人从后面敲了敲她,一回头,后面的人莫名开封市治疗女性好的羊羔疯医院其妙的看着她,阿乐想可能是错觉,又转过去了。过了会又有个东西打着了她的头,这次后面换了个人了,小碗不知啥时候从犄角旮旯里挪到了阿乐后面,冲着阿乐大大咧咧的喊了句,班长,认识下撒,我叫吴悠。阿乐看了看他,顿了一下,班长?我是班长对吗?那你帮我叫大家安静下好吗?说完还不忘眯起月牙眼笑了笑。小碗也没犹豫,大大咧咧的就喊了句,大家注意啦,班长让你们安静了!男孩子笑骂了几句,女孩子顿了下,声音没断,却也淅淅沥沥的小了起来。        小碗和阿乐就这般熟了起来。

  二、恋爱

  小碗是个很好看的男生,单眼皮,笑或不笑都自带桃花,自是很多女生爱慕的对象。阿乐室友就是其中之一,苏雅,可爱和漂亮并存的女生,在阿乐和众多酱油专业户的有意无意的凑活下,小碗很快和阿雅陷入了爱河。阿乐开始习惯每天听着阿雅在宿舍念叨着小碗的点滴,要送他什么和他今天干嘛啦,不时应和两句,然后很快就抛之脑后了。恋爱后的小碗还是老样子,时不时就招惹下阿乐,故意看她一点就炸毛,然后又很快恢复,时不时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和她说些自己以往难过的经历,小碗还是一如既往的桃花眼,笑或不笑都眼角微弯,阿乐虽然少根玄,但也还是听出了话里难过的意味,然后半开玩笑半装不知的推开了,是不是打趣下小碗和阿雅。      玩笑开久了,总有人会认真,因此伤心或难过,并做出选择。      阿雅便是其中之一。那天夜晚,阿乐正在教室涂写着作业,突然小碗扑了上来,抱住了阿乐,男生青涩单薄的怀抱抱住了在短暂懵逼后意识到初抱被莫名抢了后分分钟炸毛,小碗还没轻没重的笑着说,听说你初抱还在,这下被我拿去了吧!阿乐很生气!老娘,多年守护的初抱居然连个招呼都没打就被好哥们给占有了,追上去暴揍了小碗一顿,过了好久都没和小碗说话……阿雅很快知道了这件事。她和小碗为此吵了顿,小碗的哥们也纷纷帮小碗解释,当天,阿乐很气小碗的事,脑门一微创手术治疗癫痫病怎么样大忍不住在阿雅面前吐槽了顿,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没过多久,阿雅和小碗分手了,阿乐不知道具体原因,虽然阿雅说和她没关系,但也大概知道可能怪自己失言。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再想收回来却也难又难。

  三、拒绝

  阿乐是个男孩性格,不习惯女生之间交往的那一套,也不懂女生之间弯弯曲曲的心里回路。正如她身上独有的气息一般,很容易和男生打成一团称兄道弟,女生们对她也是鲜有同类看法,半是纵容半是欢喜却很少走进阿乐的世界,外表亲密而又内心保持距离。相反,男生们反倒和阿乐找到了共鸣,有的没的都和阿乐说,谁谁又去网吧通宵了,谁谁在追谁谁,谁谁昨天又打了架打的怎么怎么凶了。        小碗对阿乐还是一如既往,是不是挠两下阿乐的逆鳞,或者开开玩笑。        晚自习阿乐感觉冷,小碗会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给阿乐披上;阿乐吃过的东西,小碗会毫不犹豫的拿着就吃,喝过的杯子拿起就喝,虽然轻微洁癖患者阿乐知道后会炸毛;阿乐想去理发,小碗也会带阿乐去他常去的理发店,介绍给熟人,剪相同的发型,两人走在路上,回头率蹭蹭的往上涨;阿乐虽然烦小碗开玩笑起来的没轻没重却也习惯了周边有他存在。        又是一个夜晚,周围花一声炸开了,阿乐正在一堆脑大的作业奋战,突然听到哥们给阿乐报信,有女生和小碗告白了,送了亲手折的520颗小星星怎么怎么的……阿乐耐心的听哥们说完,问了句然后呢,然后就被小碗很有礼貌的拒绝了……哦,关我屁事……        说来好笑,没过多久,阿乐就被人告白了,嗯,告白者是个女生。没过多久又被人告白了,嗯,告白者还是女生,慢慢的阿乐被女生喜欢的消息传来了。阿乐哥们曾在教室讲台前很认真端详着阿乐,评论了句,真帅,我要是个女生,就嫁你了。阿乐利索的翻了个白眼,飘飘然走了。   安徽哪家医院治疗儿童癫痫效果好     像是拥有某种默契,阿乐和小碗从未提过这些事。

  四、逆袭

  安逸的日子久了,总容易让人忘了危机。        月考的来临,让阿乐叹了叹气,傻乐的孩子开始皱起了眉头,两个第一,数学全年级第一,化学全年级倒数第一,小碗倒是化学一如既往的优秀。阿乐那对不喜欢的东西避而不及的态度,注定了她的总分排名中下游,一门数学也没办法屌丝逆袭。        成绩的事还没过去,又一糟心的事又来了。班主任开始找那些频繁上网吧的男生谈话了,那些平时不显眼的孩子都被叫去谈话了,大家开始纷纷猜测究竟谁是告密者,阿乐虽然知道他们常去网吧,却在班主任面前从未提过,反倒另一方开始将源头扯到了阿乐身上,莫名成了大家怀疑的告密者,除了几个哥们和她表忠心外,其他人还是按按定罪在阿乐身上了。小碗知道这些,但也没说啥。      阿乐很难过,自知自己这班长做的很失败,表率是没有,连凝聚力和信任都失了,低着头慢慢地挪到了办公室,向老师递交了辞职。班主任安慰了她下,就同意了。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阿乐安静的等到了分文理科,填完了一张纸后很快进入了文科班,学习发呆回家、学习发呆回家、学习发呆回家。一直理工科很好的小碗不知咋的也选了文科,但不在一个班,两人交集越来越少了。除了偶尔小碗在楼道中拦住阿乐,说听说你成绩现在很厉害呀,阿乐眯着弯弯眼,笑了笑,说你加油。或者阿乐听到小碗又打架了皱着眉头说顿他。阿乐的成绩刷刷的上涨,小碗却是日复一日走上打架斗殴翘课的不归路。

  五、告白

  告白猝不及防,还没准备好的两人心照不宣的选择了遗忘。      那天,小碗突然扣扣找阿乐,语气特别伤感,特别低沉说他毁容了,打架鼻软骨打塌了,北京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以后不能见人了……说反正他现在也丑了,阿乐也一直男生样,没人要,要不咱俩就在一起吧。阿乐从书本中溜出来瞅了眼扣扣,蒙住了傻乐了下,哎哟,这嚣张的小哥还有这矫情一面……然后阿乐说了啥,小碗知道阿乐知道天知道……        再次见面时,是小碗跑到阿乐班找人玩,顺便喊了声阿乐。阿乐贱兮兮的从书本里探出头,屁颠屁颠跑过来,扒拉着小碗的脸,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啥毛病,翻了白眼走了,小碗嚷嚷了句是内伤,看不出来的。关于告白,两人很有默契的一字不提,归于成土、归于空气。        很有默契,高中期间,阿乐从未谈过,小碗自和阿雅分手之后也未在谈。

  六、离别

  离别不是告别,没有通知没有声响也没有形式感,走着走着就远了,走着走着就淡了。      青春期哪来的那么多喜欢哪来的那么多为爱情奋斗。美好而朦胧的情感滋生,有人将之称为暧昧,如雾气在其中,却探不清虚实,全靠个人猜测。高中一晃而过,阿乐最后去了一所重点大学,渐渐地淹没在这高手如云的大学中,小碗则发挥失常去了一所普通高校,据说成了校草,然后没了然后。      高三的暑假,小碗曾邀阿乐去了Ktv,阿乐到时,小碗已经开始唱歌了,Ktv起初只有阿乐和小碗两人,小碗没说啥就唱了首愿得一人心,声音很好听,颇有当年晚会迷倒一片迷妹的风采。可惜听者是阿乐,一个五音不全感情尚未开化的假男孩,阿乐分分钟邀了些女生过来,小碗也很快邀了些男生过来。朦胧的雾气一吹即散,空气中很干净,阿乐和小碗的眼神交流也很干净。        然后没了然后,时间的浪潮很快洗刷了一切,熟悉的很快遗忘、陌生的很快熟悉,阿乐和小碗的交集由偶尔问好到空间点头之交到没了联系,就像两条相交的直线,走过了相交阶段之后就开始踏入相离的路途。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yjuei.com  迪奥西亚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